北京房山“前店后厂”访调无缝对接

公开日期:2020-10-09 来源:法治日报 浏览:1677 次

 

图为调解员在信访大厅为信访群众释疑解惑

“从接访大厅到调委会只需走几步,可对我们老百姓,就是解决问题的一大步。”说这话的是年逾古稀的蔡大爷,到区信访办之前他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没想到信访办多了个“信访诉求人民调解委员会”。没几天,他的烦心事就在调解员的帮助下解决了。

老旧小区没有排污设施,原本“借用”附近工厂的化粪池也被堵,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场排污危机在房山某小区上演。住户纷纷信访,没想到依托信访办的联席会议制度,让老大难问题得到了根本解决。

这些“没想到”,在北京市房山区近年来打造的“信访+”工作模式下,正越来越多地出现。房山区信访办主任鲁彩霞向《法治日报》记者介绍,在加快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背景下,房山信访工作从2019年起着力打造“信访+专向平台”“信访+专门机构”“信访+专业团队”的“信访1+1”工作模式,构建完善访调、访监、访诉有序衔接,利用多元平台依法、高效、及时化解各类疑难复杂矛盾,推进信访制度改革。

调委会搬进信访办  访调无缝对接

近日,记者来到房山区信访办接待大厅进行采访。来访登记窗口前,两名群众正在进行咨询登记。等待区内设有专门设备,可在工作人员指导下登录并使用“北京网上信访平台”。同时,记者注意到,纪委接待室也搬入信访大厅,基层群众反映领导干部问题,跑一趟就能“找对门”。

与以往不同的是,房山信访大厅如今已是“前店后厂”。“此前,很多反映涉法涉诉问题的信访人大老远跑来,结果因为不属于信访受理范围,只能白跑一趟,还容易引发信访人误解而反复上访或越级上访。”鲁彩霞告诉记者,“如今,信访诉求调解委员会搬进信访大厅,这些信访人如果同意调解,走几步就到了调委会,可能就找到了解决途径。”

信访接待窗口旁边就是信访诉求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室,蔡大爷的事儿就是在这里解决的。

蔡大爷的母亲去世前从法院执行程序中获得一起债务纠纷的两万元还款。老人去世后,蔡大爷去银行取款,因手续不齐屡次遭拒,蔡大爷与弟弟、妹妹之间就如何继承这笔款项也未达成一致。一气之下,蔡大爷来到区信访办反映提款难、继承难。听说能调解解决,蔡大爷说愿意试试。

案件随即转到了调解员阴术芳手中。从20195月起,阴术芳和她的团队,就从房山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心“前置”到了区信访办。“之前我们与信访办也有案件流转制度,不过还是免不了当事人两处奔波,如今我们直接搬进信访办,真正实现了访调的无缝衔接。”阴术芳介绍。

阴术芳认真倾听蔡大爷讲述了事件的经过,发现问题的难点并不在于如何取出钱,而在于如何与弟弟、妹妹明确继承关系。为了帮助蔡大爷从根儿上解决问题,阴术芳主动与其弟弟、妹妹联系,为一家人释法明理,开展调解工作。一周之后,兄妹3人达成继承该笔款项的书面协议,其余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据了解,房山区信访诉求调解委员会自20195月进驻信访办至今,已受理信访案件180余件,涉及当事人1170余人,案件标的金额合计约8895万元,调解成功率达93%

抓住症结有的放矢  提升化解能力

“访调对接平台的搭建并不仅限于区信访办这一个层面。”房山区信访办牵头负责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的丁其俊告诉记者,房山信访工作一直在探索如何通过“信访+”,不断增强基层信访矛盾的吸附化解能力。

李雨(化名)是房山区某村“知名人物”。租种村里的地,就是不交钱,村干部去收钱,每次都被撅回来,一句话“老子没钱”。对家人,李雨动辄打骂,家里鸡飞狗跳,时不时因为家庭矛盾到村委会门口耍赖,口口声声“上访来了”。村里有个李雨,让村支书顾建成伤透了脑筋,不得已向区信访办求助。信访办与调委会一起研究对策,最终决定要转变李雨,先得解开他生活里的“连环扣”。

原来,李雨之所以一直闹腾,是因为家里困难重重,兄弟姐妹闹分家,自己孩子没户口,眼见要上学,不知道怎么办。顾建成把这些问题反映给了信访诉求调解委员会,并替李雨约好了时间。

当天,李雨戴着大墨镜黑礼帽,往调解员面前一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调解员给他倒了杯水,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一看倒看得李雨有点儿不自在,进门时的蛮横少了一半。

“种了村里的地,为啥不交租呢?”调解员语气柔和,透着关心。聊着聊着,李雨慢慢打开了话匣子,把家里的糟心事一件一件倒了出来。

知道了李雨的心结,调解员与信访办、村支书又商量一番,决定按照农村习惯,让村里威望高的老人出面,帮李雨调解家庭问题。果然,抓住了问题的症结,安排了“对的人”,李雨家顺利分了家,儿子也能落户口了,他再也不闹了。又到交租金的日子,李雨第一个去了村委会。

顾建成说,有了上级信访部门和调委会的指挥协调,村里的矛盾化解工作更有底气了。

记者了解到,村里如今给全村每家都建起家庭档案,家庭矛盾、邻里纠纷等大小事项全部归档,不仅让村里工作更加有的放矢,也赢得了村民更多的信任,有问题第一时间找基层调解组织解决,提高了基层组织信访矛盾纠纷的吸附化解能力。

多方协调联合发力共解信访难题

疫情防控期间,发生在房山区某小区的一场排污危机引发广泛关注。

事发房山区某栋老家属楼,该家属楼建成时间较早,建设时没有排污管网,这么多年一直是依赖隔壁公司院内的化粪池排污。今年5月,因受疫情影响,找不到第三方公司对化粪池进行抽排,隔壁公司只得对化粪池排污口进行部分封堵。结果,家属楼污水横流、臭气熏天,业主们对此强烈不满,同时又担心存在疫情传播隐患,纷纷通过“网上信访”提出诉求,要求尽快解决排污难问题。

为此,区信访办立刻向区委区政府汇报,启动信访联席会议机制,利用多元化解方式谋求解决出路。

很快,区政府、区国资委、区水务局等各相关部门都加入进来,携手打通解决排污难的“高速通道”。一方面,区国资委与家属楼所属街道负责人一起前往涉事公司进行协调,要求尽快疏通被封堵的排污口,同时协调环卫集团对院内化粪池开展定时抽排,解决企业难题。另一方面,区住建委、城管委、水务局和街道共同研究启动家属楼污水排放管路改造工程,通过施工建设,从根本上解决该家属楼的排污遗留问题。

鲁彩霞认为,“破坚冰、打硬仗”是房山区“信访1+1”工作机制的突出成效,通过协调有力、无缝对接的多元矛盾化解平台,全面加强了信访部门与各类矛盾纠纷化解力量的工作衔接,实现多部门协同发力,帮助信访群众找寻矛盾纠纷的最佳解决方案,实现案结事了的最终目标。

房山实践是北京信访系统全面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一个缩影。记者从北京市信访办了解到,今年,北京市把健全完善信访、调解、仲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诉讼等多元预防调处化解机制作为信访重点工作来推进,增强信访问题化解的实效。同时,注重发挥信访工作联席会议机制的作用,在强化市区两级信访联席会议综合协调、组织推动、督导落实作用的同时,将信访联席会议制度向街道和乡镇延伸,进一步加强信访工作吸附和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最大限度动员组织各方力量参与到信访矛盾纠纷化解工作中来。“信访+”理念下的多元化解机制成为北京信访工作的又一“利器”。(来源:法治日报  转自: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宁夏回族自治区信访局    邮箱:nxxfbgs@163.com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730号ICP备案:宁ICP备15000814号 | 网站标识码:6400000095

技术支持: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